记者 | 郭净净

又一位资本大鳄辞世。2021年12月18日早上9时40分,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北京逝世,享年61岁。

图片来源:中植集团官网图片来源:中植集团官网

外界对于解直锟的印象,大多停留于“中植系”掌舵人、百亿富豪、歌星毛阿敏丈夫等“标签”。就个人而言,解直锟却表现的异常低调,极少公开发言,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多年来,外界对其本人知之甚少。

结合有限的公开信息和周边知情人士的回忆,身材匀称、一口浓厚东北口音的解直锟,“勤奋”“孝顺”“作风朴素”“随和、没有架子”“待人客气”。

在12月18日晚发布的讣告中,中植集团给解直锟的评价是“一名真正的英勇无畏的英雄”。解直锟本人则更愿意做一名“闯将”。“在世界辽阔的疆场上,在生命露宿的营地上,别作默默无声,任人驱使的羔羊,要在战斗中当一名英勇无畏的闯将!”讣告引用了诗人朗费罗的名作《生命礼赞》。据称,这是解直锟生前非常喜欢的诗句。

回顾其近30年的商海沉浮,尤其是最近20年的资本“征途”,“闯将”解直锟率领下的中植集团从不“默默无声”。相反,“中植系”资本扩张步伐堪称“高调凶猛”,多年来在资本市场留下难以让人忽略的“烙印”。

印刷厂起步

恶劣的生存环境,最能塑造和锻炼人的生存意志和性格。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位于红松林密布的小兴安岭中麓,是中国东北最偏远的山村之一,当地人大多以林场为生。

上世纪60年代,这里却“锻造”了解家一门两位“资本大佬”——解直锟与其哥哥解植春。解直锟出生于1961年,比哥哥解植春小三岁。此外,他们还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相对于“沉默”的弟弟,解植春更愿意公开发声。尽管解直锟从未公开提及家乡和成长经历,但从解植春的公开话语中,可以让外界一窥解氏兄弟的成长环境。

在解植春的回忆中,全村只有19户人家,“穷乡僻壤,我的眼界有限”。他曾发文缅怀母亲称,父亲在52岁就去世,母亲带领全家艰难生活。据媒体报道,有接近解直锟的人士曾表示,解直锟十分孝顺,多年来坚持陪母亲吃饭,一起生活多年。

最初,解家兄弟也都是依赖林场为生。解植春在林场从工人做到干部岗位,后来又参加1978年高考到黑龙江大学学习,毕业后到伊春市委工作,此后展开其“游刃有余”的体制内生涯。

解直锟则选择不同的道路。在哥哥离开老家后,解直锟从黑龙江省委党校毕业,回到家乡。直到1991年以前,解直锟仍是一名普通的印刷厂工人。但“时势造英雄”,在印刷厂亏损严重时,他临危受命,因能力突出被任命为厂长并进行承包。很快,印刷厂的经营大为好转。

不过,解直锟的第一桶金,却可能来自于倒卖当地红松资源。据《新京报》报道,上世纪90年代,五营当地人为了生计,将木材盗伐后卖给解直锟;当地许多富人也大多这样起家。

公开信息显示,除了印刷厂,解直锟还开始经营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养殖场并收购当地国有不良资产。上世纪90年代初,在海南开发热潮下,解直锟也在海南省澄迈县金安农场全资注册成立了海南伊海实业公司,注册资本120万元。

1995年,已经积累了一定原始资本的解直锟,将资产重新整合打包,在五营区政府旁边成立中植集团(当时称“黑龙江中植集团公司”,简称“中植集团”,前身是成立于1989年的五营区地方企业联合开发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最初主营业务是造纸材料经营。随后几年,解直锟带领中植集团进行多元化发展,并购不良资产并布局房地产开发、公路水路等基建项目。

到2000年,中植集团注册资本增加至1亿元。同年4月,在获得宜春市政府批准后,中植集团完成改制,挣开产权和体制束缚,解直锟实缴1.7752亿元出资额,拿下中植集团80%控股权,成为中植集团名副其实的“掌门人”。

这时期,解直锟逐渐走出五营区,将事业版图扩至伊春市、哈尔滨、北京、上海、海南乃至全国。从公开信息可知,直到2005年,解直锟在伊春当地还相当活跃。除了数个“中植系”为名的项目外,他还曾以中植集团的名义赞助伊春市森林文化节。

这也为中植集团下一步进军金融圈做好了资本沉淀。

“去木点金”

1992年,解植春已经进入黑龙江省省委工作,成为当时省委里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然而,在众人不解中,他却辞去公职,转身成为光大银行黑龙江分行国际业务部的一名普通经理。

这是解家兄弟首次涉足金融圈。当时的国人对金融业几乎没什么认识。解植春在随后的金融生涯可谓“精彩”,期间历任光大银行大连分行副行长,光大证券北方总部总经理、董事、副总裁,光大亚太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光大永明人寿保险董事长,光大永明资产董事长,光大银行副行长,光大集团总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等要职。此外,他曾兼任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新加坡中资企业协会副会长以及国内外多家金融上市企业董事。

哥哥“珠玉在前”,解直锟对于资本市场并不陌生。进入21世纪,解直锟也踏入金融圈。

在此期间,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解直锟原名“解植坤”,在家族“植”字辈中排名第五。按照“五行八卦”中木克金的说法,解直锟更名。“去木”后,解直锟开始大跨步“点金”之路。

2001年开始,中植集团联合哈尔滨投资集团等国有企业,共同出资重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中融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融信托”);其中,中植集团出资1.2亿元成为第一大股东。至此,“中植系”的根基出现,解直锟正式“杀”入金融圈。

2008年至2009年,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实施了“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融信托抓住这个机会,迅速大规模扩张;2019年底,其信托资产管理规模首度突破1000亿元。第二年(2010年),恒天集团旗下经纬纺机(000666.SH)收购中融信托37%股份并控股,中融信托由此获得国资背景。

同样是在2008年,解直锟将中植集团及中融信托总部均迁至北京,同时收缩房地产等实体基础产业,转战资本市场。工商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12月19日,解直锟起家的五营区印刷厂、伊春中植华厦房地产、宜春市中植印刷、伊春市中植物业、伊春市中植木业等当地实业公司均已经被吊销或注销。

图片来源:天眼查图片来源:天眼查

此后,“中植系”作为著名的民企资本系之一,逐渐为资本市场熟知。在“中植系”崛起的同时,解直锟却选择“隐身”并退居幕后。

界面新闻了解到,2009年,解直锟将所持中植集团80%的股权转让给外甥——其大姐之子刘洋。随后2011年2月,刘洋又将这80%股权转给解直锟与前妻所生的大女儿解蕙淯(又名“解茹桐”,1986年出生),同时中植工委会将所持中植集团20%的股权转让给刘义良。

2011年6月,中植集团获上海禾国源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禾国源”)增资,注册资本增至12亿元。上海禾国源、解蕙淯和刘义良在中植集团的出资比例分别为58.34%、33.33%、8.33%。但一个月后(2011年7月),上海禾国源又将所持58.34%的中植集团股权转给解直锟;次年1月(2012年),解直锟又将这58.34%持股转交给刘义良。

2015年9月,中植集团注册资本增至50亿元,新增38亿元注册资本由解直锟全资持股的中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海晟丰”)认购。至此,中海晟丰、刘义良和解蕙淯对中植集团出资比例分别是76%、16%和8%,这一股权结构保持至今。

图片来源:天眼查图片来源:天眼查

万亿资本帝国

这期间,在中融信托的基础上,中植集团于2011年分别成立了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等4家主要的财富管理公司,以及中植资本、中新融创两家主要的资产管理公司。2013年,中植集团实施全面业务转型,形成了金融、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囊括信托、公募基金、私募、保险、期货、典当等各类金融业态。

次年(2014年),解直锟又成立中海晟融、中植国际、首拓融盛等,至此,加上中植资本、中新融创,其合计布局五家资产管理公司。从2015年开始,中植集团大举进军A股、港股。

图片来源:天眼查图片来源:天眼查

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发现,截至2021年12月19日,解直锟已经实际控制中植资本国际(08295.HK)、准油股份(维权)(002207.SZ)、宇顺电子(002289.SZ)等,参股联络互动(维权)(002280.SZ)、*ST昌鱼(600275.SH)、老恒和酿造(02226.HK)等超过20家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的市值合计约1500亿元。

此外,界面新闻从经纬纺机2021年半年度报告获悉,作为“中植系”核心的中融信托截至2020年末自有资产285.58亿元(合并),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8898.83亿元。其中,2021年上半年,中融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5.83亿元,投资收益0.83亿元,合计26.66亿元;实现净利润6.87亿元,同比增长3.93%。

另外,作为融资端的四大财富公司也触及万亿资产。恒天财富到2021年6月底累计资产配置规模14168亿元;新湖财富目前可知累计配置资产规模突破1.3万亿元;大唐财富累计配置资产至少8600亿元;高晟财富的资产规模也过千亿级别。

至此,解直锟已经缔造了一个万亿级资产规模的“中植系”。解直锟家族财富也迅速膨胀。界面新闻了解到,2012年,其曾以35亿元身家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8位;到2021年,解直锟家族再次凭借260亿元的财富值跻身胡润百富榜第241位。

多年来,解直锟在资本市场的投资并非稳赚不赔。界面新闻了解到,“中植系”目前参股的上市公司中近半数仍亏损,其中*ST金洲(维权)、ST尤夫(维权)、联络互动、天沃科技、准油股份、ST天山(维权)、*ST昌鱼、宇顺电子在今年前三季度亏损额超千万,*ST金洲、ST尤夫、联络互动、天沃科技的亏损额更在亿元以上。

制图:郭净净制图:郭净净

统计显示,解直锟实际控制的8家A股上市公司截至2021年12月19日的总市值约为239亿元。而今年8月,中植企业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王允贵曾公开称,旗下上市公司将整体聚焦大消费、新能源等领域,通过资产并购、产业整合,2024年将实现5000亿市值。

另据界面新闻了解,今年5月25日、26日,“中植系”旗下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还“仓促”清退所持康得退2.74亿股(占康得退总股本的比例为7.75%,第三大股东),彼时康得退的股价已跌至1元以下。今年5月31日,因虚增超百亿利润成为A股史上规模最大财务造假案件主角,康得退正式告别A股。

“一直都非常勤奋”

解氏兄弟也从未在公开场合谈及对方。

在回忆自己辞去公职到光大银行重头开始时,解植春曾表示,他要在时代风云的激荡中,开阔眼界、丰富人生。“我们每个人在时代洪流中都是一粒沙,在设定人生目标的时候,一定要踏着时代的节拍起舞,要解放自己,要敢于放弃,根据自身的条件不断做出无悔的选择”。

解植春还进一步解释说,“即使今天看来,我仍然觉得,在政府和市场之间要有一个互相沟通和灵活流动的机制,政府官员不一定一辈子就只是政府官员,企业家也不一定一辈子只是企业家。否则,我们的官员怎么能深入地理解市场经济呢?”

可以看到,跟随时代浪潮、亲近市场,是解氏兄弟的共同特点。相对于解植春在体制内的挑战,解直锟作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代企业家,选择接受市场的直接考验。

在“脱虚向实”的大环境下,近年来解直锟再次回归实业。2020年,中植集团宣布,实施不良资产重整战略及国企混改战略;2021年,该公司启动独角兽计划,到6月底正培养6家独角兽公司。

据财新等媒体报道,多位接近“中植系”人士称,解直锟多年来保持高强度工作,经常从清晨忙至深夜,还有写日记的习惯。一位已离开“中植系”财富公司的人士还透露,解直锟“早饭要跟下属吃,听工作汇报,在车上也要开会”,“老板很不容易,一直都非常勤奋”。

敢“闯”又“勤奋”,或许是解直锟对“闯将”的理解与实践。

近年来,尽管依然勤奋工作,解直锟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公司的权利也逐步下放到中植集团管理层。“随和、没有架子”“平易近人”,是近年来解直锟同事对其的最主要印象。据时代周报报道,解直锟在北京有一片菜园子,早上五点多起床,有空就会亲自打理菜地。

目前在“中植系”工作的解氏家族成员主要是解直锟外甥刘洋及其侄子解子征,二人都在“中植系”工作多年,分别任职中融信托、中海晟融等业务板块。

尤其是作为解直锟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刘洋。他曾任职中植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上海金智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兼财务,中洋、中财植集团副总裁、中植集团总裁。2009年5月,35岁的刘洋开始担任中融信托董事长,带领中融信托迅速跻身行业龙头。2015年,刘洋卸任中融信托董事长,出任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2016年3月,他再度出任中融信托董事长。

目前,在接班人未知的情况下,刘洋暂时被委以重任。2021年12月19日,中植集团表示,因事发突然,受解直锟家属委托并经集团管理层讨论决定,暂由刘洋代理主持中植企业集团全面工作,待新领导选出后再行调整。

除了成年的大女儿解茹桐外,解直锟与毛阿敏的一儿一女还未成年,今年分别17岁、15岁。据时代周报消息,旅居伦敦、纽约两地的解茹桐并不参与公司业务,毛阿敏也不插手。解直锟与毛阿敏的大女儿曾在《中国医生》中饰演文婷医生女儿。

未来,谁能带领“中植系”?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