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润物细无声:当艺术介入社区公共文化生活

在特殊时期,当航班难以像过去一样密切地连接地方与全球,当疫情阻断了一部分的艺术文化交流,重建艺术与公众关联的重担就意外地落到了“社区艺术教育”身上。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一群年轻的音乐演奏家扛着样子怪异的各式乐器,意气昂扬地走进北京“潮人聚集地”三里屯。今年是意大利作曲家维瓦尔第去世280周年,为了纪念这位音乐巨人和巴洛克音乐时代的胜景,他们准备为这里的观众带来一场特殊的古乐音乐会。

演奏古典音乐,最原汁原味的做法莫过于最大程度地还原古代的各项条件——原始的乐器、原版的乐谱、传统的演奏风格,每一个细节都得跟千百年前的人尽可能贴近,才说得上再现了早期音乐的神貌。这样严格甚至苛刻的要求,在许多人的眼里无疑是枯燥又费劲的,但对于恰空古乐团来说,这种极致的追求却能让他们乐在其中。

成立于2016年的恰空古乐团由一群致力于传播古典音乐的年轻音乐家组成。身在天南海北的他们凭借对古乐表演的热爱走到了一起,以各自擅长的古乐器和复刻古乐器组成了国内第一支本真演奏法的巴洛克古乐团。

演出当晚,恰空古乐团的团长高孟麟为现场观众一一介绍了这些特别的巴洛克乐器:羽管键琴、维奥尔琴、希塔隆尼琴……随后,齐奏的乐声犹如一颗时光胶囊,将观众包裹在纯正的古典音乐氛围中,伴随着维瓦尔第时代的音韵而心潮跌宕。演出结束后,乐团弯腰谢幕,台下观众的掌声持续了半分钟。

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现场。视觉中国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现场。视觉中国

重新聚焦社区艺术教育

2021年是全球生活在新冠疫情阴云之下的第二年。不同的国家除了在经济领域上经受着不同程度的重挫之外,公共文化生活领域也同样深受影响。

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疫情期间全球10.4万家博物馆的现状评估,报告显示,2020年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有84%曾遭遇闭馆;到了2021年状况有所恢复,闭馆的数量下降至57%,但依然仅有不到一半的博物馆恢复了常态。这些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博物馆关闭时间平均为155天,超过了5个月,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关闭了长达10个月之久。

在特殊时期,当航班难以像过去一样密切地连接地方与全球,当疫情阻断了一部分的艺术文化交流,重建艺术与公众关联的重担就意外地落到了“社区艺术教育”身上。

“社区教育”的概念其实由来已久,最早源于20世纪初美国教育家杜威(Deway)的研究。后来这个概念逐渐演化成为在一定的地域内有组织地利用各种教育资源,提高社区内成员的整体素质和生活质量的一种教育理念。由于社区教育“无门槛”的开放性和群众性,音乐、美术等艺术公众教育活动更是其中最常见、也最为市民喜闻乐见的一大类别。

尽管新冠疫情导致了国际旅游的种种限制,但它同时也为各类型的社区艺术活动发展助力了一把——既然出国还遥遥无期,不如重新审视我们日常居住的社区,发掘身边的艺术资源,与周边居民、本土文化重新搭建起交流和连接。

情感回报>投资效益

今年是瑞银集团第17年赞助北京国际音乐节。在瑞银证券的董事长钱于军博士看来,恰空古乐团通过演奏向大众传达出保存和持续发展传统音乐、优秀乐器工艺的理念,这样亲切的“社区音乐小课堂”十分值得认可。

作为全球最具规模的金融服务机构之一,瑞银集团跨界涉足艺术领域已不是新鲜事。瑞银在当代艺术的收藏方面有超过六十年的历史,同时还与巴塞尔艺术展建立了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此外也为欧洲大型音乐盛事之一的莱茵高音乐节提供支持。自1989年,瑞银集团正式在中国内地市场开展业务后,赞助北京国际音乐节也成为其支持的重要社区艺术活动之一。

钱于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瑞银一直重视对社区参与、文化发展与教育的承诺。“在社区音乐教育活动上,瑞银期望以一系列互动项目启发、教育和促进大众对音乐的深层理解,增强音乐对更广泛社区的文化交流。”今年,瑞银推出了面向上海流动儿童的“音乐伴我成长”项目,通过音乐剧的方式让流动儿童在舞台上呈现自身的才华和故事。而在刚刚过去的上海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上,瑞银集团也呈献了题为“重塑:新方向”的展览,向公众展示瑞银近期纳入艺术藏品的六位著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记者了解到,在过去十多年,国内参与艺术收藏的亿万富豪数目持续上升,瑞银的许多中国客户也都加入了艺术收藏的行列,部分人甚至创办了私人博物馆。随着这批收藏家数量的增长和潜力的开发,他们对艺术的鉴赏水平也在不断地提升。可以预见,未来大中华地区将继续成为重要的艺术市场,也将会有越来越多富裕消费者积极参与到本地及全球的奢侈品和艺术品市场中。钱于军指出,现在的客户需要客观专业的艺术文化咨询服务,而瑞银目前活跃在文化艺术领域展现出的洞察力和经验,以及为客户提供的体验及教育,正好适切了市场的需求。

经济行为中常常强调的“投入”和“回报”,自然也在瑞银的考量范围以内。但社区艺术教育上的“投入”并不能立竿见影获得企业效益,因此钱于军对“回报”的期待也很不一样。他说:“对客户而言,艺术是蕴含情感价值的资产,有时甚至包含了财务上的价值。但在瑞银集团,我们不会视艺术为一般的投资或资产类别,也不提供艺术投资服务。”他强调,探索新思维的好奇心、传承的期望,才是投身艺术领域的最大的动力。“这一份充满热忱的追求,带来的是情感回报,可以润泽生命。”

不是教化,是分享

位于广州的广东时代美术馆,今年以来在社区艺术发展上也有了“新动作”。

越来越快的城市化步伐,让居住其中的人们在较短时间内经历着周遭环境的剧烈变化,互联网和科技也正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将人包裹进信息茧房,人们似乎越来越难以一种自在的状态体察身边的自然环境和世俗民情。

时代美术馆所在的黄边也是中国城市高速发展中的一个典型缩影。刘阳是广东时代美术馆的副馆长兼首席公共项目策展人,也是“日落音乐会2021”系列的项目总监。据介绍,时代美术馆外正对着的工地是正在新建的广州设计之都,两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小工厂林立的区域。而在更早之前,这里原本是黄边村的一片耕地。她说:“近年来,这里的样子一直在变。”

于是,为了让社区居民再次关注物候节气,重新调整日常生活环境和身心节律之间的“时差”,刘阳选择了一年中的四个节气,以社区音乐会的形式邀请艺术家和诗人参与创作、表演、交谈。今年5月份,她刚刚完成了这个系列音乐会的第一次节气专场“小满”,随后又分别举办了“小雪”“地水南音”和“大雪”的专场。

在今年的“小雪”专场中,刘阳邀请到广州唯一演唱地水南音的越秀区“光明曲艺队”的成员,与年轻舞者的表演艺术和实验电子乐结合,实现了传统与当代的一次流动和重组。“地水南音”是广府南音的一个派别,据说是清末开始流行于珠江三角洲一带的粤调说唱,卖唱者一般是街头卖艺的盲人,他们往往会通过一种独特的唱腔演绎各类经典故事或戏文。

在刘阳看来,这样新旧重组的演绎形式让她很有感触。她对记者说:“当代和传统其实不是一个时间的概念,而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里面可能包含了当代的批判性或反思,也包含了对多元的包容和彼此的冲撞。我们希望在这样的尝试中,能看到一些新的东西,为观众打开新的体验。”

业余音乐制作人陈先生是“小雪”专场音乐会的观众之一,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样的社区艺术活动对于没有音乐基础但渴望接触音乐的人来说,是一次很好的音乐入门的机会,也能学到有趣的音乐知识。他说:“音乐走进社区,是一个让专业人士走出原有的环境与非专业的观众交流的过程。在此之中,双方都打破了信息壁垒,十分有利于传统和现代音乐知识的普及,或许也能互相启发,碰撞出新的火花。”

刘阳说,社区艺术项目应该是一项“一边想着怎么做当代艺术,一边思考如何回归周围的生活和人群相处”的事业。在她看来,社区艺术公共教育活动的“教”无关“教化”,更多的应该强调“公”——与公众一起分享、一起共同参与到某件事情中去。

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社区艺术项目的)经历对于个人、对于今天偶然坐在这里的群体来说,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它能激荡起我们的心里一点共同的东西,但这些体验终究要回归到个体自身。因此,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去拥抱它,把它呈现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作者:梁信 编辑:洪晓文)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