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山遇难地质人员刘宇的妻子:丈夫两年来完成几十次森林资源样地和草资源样地调查任务

“今年刘宇在家时间不到三个月”

一个月前,在云南哀牢山进行森林资源调查的4名地质调查人员不幸因公殉职。

近日,遇难队员之一刘宇的妻子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讲述了刘宇生前的生活、工作经历,以及哀牢山四人小队失联前后的多个细节。

11月12日晚8时,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简称昆明中心)的刘宇小队2人从楚雄州双柏县连夜赶路,凌晨2点到达普洱市镇沅县与杨敏小队会合,组成四人小队深入哀牢山开展森林资源调查工作。

11月13日早8时,四人从镇沅县进入哀牢山腹地。刘宇妻子表示,四人小队在出发前并未打算在山上过夜。当天晚上家属发现失联迹象,并通过刘宇同事上报了单位分管这一片区的负责人。11月14日,家属再次报告单位并询问情况。

救援从11月15日开始。当天早上,当地村民、消防人员陆续进山搜救,随后镇沅县政府接到人员失联的报告后成立失联人员救援指挥部。

11月22日,4名失联工作人员经搜救全部找到时,均无生命体征。

12月15日,中国地质调查局自然资源综合调查指挥中心披露,经公安机关对云南哀牢山因公殉职的4名地质调查人员进行法医学检验,4人系低温所致心源性休克死亡,排除中毒、机械性损伤死亡。另据公安、地质、气象、环境、通信、林业、山地救援等领域专家联合现场勘察,认为4人殉职原因主要是长时间爬山导致体力消耗过大,事发区域出现瞬时大风、气温骤降等造成人体失温。

工作很危险 导致经常受伤

新京报:可以介绍一下刘宇的求学和工作经历吗?

刘宇妻子:刘宇是1992年10月出生,出事之前刚满29岁。他是大专学历,毕业于云南国土资源职业学院。毕业后,他通过直招士官入伍。2018年底转制后,在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工作,具体在什么科室部门,我们之前其实不是很清楚。

新京报:刘宇在昆明中心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

刘宇妻子:他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外面执行任务。2019年开始,昆明中心承接了全国森林蓄积量调查云南片区作业的任务。他在2020年和2021年两次被项目组推荐为工组长,总共完成了几十次森林资源样地和草资源样地的调查任务。

我们是今年1月18日领的结婚证,从我们结婚到他11月份出事,他在家的时间可能总共不到三个月。最夸张的一次是,他们出去执行了一个多月的任务,回来三天之后跟我说又要走了,然后立马去了广东。如果这次他们平安回来了,可能最多在家待一个星期,他之前告诉过我,他们过年前要把广东那边的林调完成,时间很紧。

新京报:刘宇在外执行任务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刘宇妻子:他只要出任务的话,基本都是早上六七点钟出发上山,经常晚上九十点钟才能吃上一口热饭。有时候太晚没有饭馆,就只能吃方便面充饥。

这个工作也很危险,导致经常受伤。之前考察红河州那边的样地时,他大腿根部被竹子刺伤。在上哀牢山林调之前,他10月26日在工作中头部也受过伤,伤口缝了三针,我还保留着照片。

连夜赶路到哀牢山支援林调

新京报:11月13日出发前,四人小队有在山上过夜的打算吗?

刘宇妻子:他们那天没有打算在山上过夜,但凡要在山上过夜,刘宇一定会告诉我。一天之内来回的时间是非常紧的,他们之所以计划一天完成,是因为杨敏小队10月23日在老乡的带领下上过一次哀牢山,但当时没有找到样地。那天下午3点半左右,老乡就说要下去,下来以后再叫老乡上的时候,老乡就不愿意上了。后来,单位把刘宇小队调过来增援,希望能接着攻下这个样地。

新京报:被调到哀牢山之前,刘宇人在哪里?

刘宇妻子:他上哀牢山之前,在楚雄州双柏县执行林调任务,那是他做林调的片区。11月12日晚上8点,他完成双柏县的任务后给我发消息,说夜里要赶路。13日凌晨2点24分,他告诉我到了目的地,失联之后我才从单位知道他去的是镇沅县。

他们赶夜路的情况很普遍。我推测他们那天应该是早上6点多起床,去超市买完东西后出发上山。由于当时刘宇头部还有伤,我很担心他。

新京报:11月13日出发的时候,四人小队为什么没有请向导?

刘宇妻子:杨敏小队之前其实已经谈好了向导,但是13日早上出发的时候,向导没有按照出发时间到达约定地点。在等了向导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就自己出发了,并交代司机如果向导过来了,就去追赶他们。司机后来告诉我们,四人小组出发一小时后,向导来到出发地点,上山追赶一段路后,没有找到人,就自行下来了。

11月13日早上发来最后一条信息

新京报:你们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你何时察觉到刘宇失联了?

刘宇妻子:11月13日早上8点左右,他们去超市买东西,也就是网上那个监控视频显示的场景。当时,他给我发了最后一条微信说,“老婆我们出发了,今天的点有点远。”

我在8点17分醒过来,回了他的消息,但没有收到他的回复。不过这种情况很正常,他们每天一进山就没有手机信号,我没有接着问什么。平时我们在工作时间都不怎么联系的,我不打扰他工作,他们这种高危工作,任何时候都需要谨慎。

平时,他们基本上每天晚上7点之前会下山。但那天差不多到了晚上7点,还是没有他的消息,我就在晚上7点50分的时候主动联系他,后面也一直没有收到回复。到了晚上10点29分,我联系刘宇的同事,请他帮忙问一下情况。他同事就帮我向他们片区的负责人求助。

新京报:昆明中心是什么时候通知家属他们失联了,救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宇妻子:到了11月14日,还是联系不上刘宇,他们同事表示,“四个人一起上去的,有个大哥带着,没啥问题。”

15日早上,刘宇还是联系不上,同事告诉我们大家都在等消息。15日下午,我们家属直接联系昆明中心的领导,对方说已经在组织搜救,不会有太大问题,让我们放心等着。

但从15日到17日的救援都不是很理想,这个时间段是地方上的搜救,类似于接到民事报警,当地派出消防来救援。13日晚上,刘宇同事和山下等待的司机已经向片区负责人反映了失联情况,如果他们有应急预案的话,就应该马上启动应急预案去救人。

说他们因鲁莽遇难与事实不符

新京报:网上有很多关于遇难队员装备问题的讨论,一些人认为携带的装备不专业,你了解刘宇的装备情况吗?

刘宇妻子:刘宇的冲锋衣是有的,他们单位今年发的,之前是家人自己买。卫星电话的配备情况我不清楚,但我确定刘宇从2019年出任务到现在,一直是没有卫星电话的。

RTK定位仪,他们肯定是会操作的,因为这是他们林调作业打点时必备的工具。后来我才了解,RTK只是一个被动的接收信号的装置,并没有主动向外求救的功能。它类似于一个卫星接收器,卫星跟着轨道过来扫到它之后,它才会把数据反馈上去。RTK的使用是有条件的,在信号不好的地方,打开也没有用。所以他们在没手机信号的地方是没法向外求救的。

新京报:你们是什么时候拿到尸检报告的?

刘宇妻子:我们11月25日下午第一次见到遗体,12月8日拿到了尸检报告。尸检报告没有写具体的死亡时间,显示的死亡时间是在11月24日前的7至9天,也就是说在11月15日至17日之间,没有给出确切的死亡时间和原因。我们希望有更详细的调查报告。

新京报:12月17日,其他三位遇难队员举行了追悼会,你作为刘宇的家属是怎样的想法?

刘宇妻子:我们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刘宇他们遇难是因为自己太鲁莽,这是与事实不符的,也让我们家属特别难过。希望单位能够澄清事实,弘扬他们的精神,不要让四条鲜活的生命白白付出代价。

我们觉得刘宇做了这么大的牺牲,还是希望单位能够为刘宇申请烈士,给逝者一个告慰,给我们家属一个安慰。

我们家属也希望通过他们这种惨烈的付出,来警醒以后全国范围内的野外调查工作,在应急预案方面有所完善。

新京报记者 胡闲鹤 【编辑:田博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