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胥帅 曾剑 张寿林 毕媛媛 李蕾 实习记者 范芊芊 林姿辰 每经编辑 宋思艰

“在世界辽阔的疆场上,在生命露宿的营地上,别作默默无声,任人驱使的羔羊,要在战斗中当一名英勇无畏的闯将”——12月18日,61岁的“闯将”解直锟因心脏病溘然离世,留下一个被称为万亿金融帝国的中植系。

毛阿敏丈夫、中植系掌门人——在这个两个身份之间,解直锟的后一个身份或许更引人关注——因为“中植系”被称为横跨千家公司,掌握逾万亿资产的商界隐秘巨无霸。

在金融板块,中植企业集团战略控股或参股6家持牌金融机构,另有多家资产管理公司、财富管理公司。在A股和港股方面,今年9月,中植系入主ST天山(300313,SZ;前收盘价9.15元)。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在ST天山之外,当时解直锟及其一致行动人已控制8家A股公司,1家港股公司,持股比例逾5%的上市公司多达19家。

如今,解直锟去世,谁将成为接班人成为悬念之一。

突发性心脏病离世
12月18日9时40分,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享年61岁。

一位认识解直锟的人,表达了敬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到一位曾在中植系工作过的资深人士,该人士在朋友圈转发该消息,并附言“感恩馈赠”。他表示,曾和解直锟一起吃过饭,“解总是我非常值得尊敬的”。

虽然闯将“准备好迎接任何命运的风浪”(朗费罗语),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哪怕声音再低沉,还是敲击在人们的心上。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7.3岁。

《每日经济新闻》今年4月17日发布的《A股上市公司高管健康报告》显示,从2018年到报告发布前,经A股公告披露共有116名上市公司董监高或实控人等相继离世,除3名逝者未能核查到年龄外,其余逝者平均年龄仅为59岁,比全国居民平均预期寿命少了18岁。而这些离世的高管中,45岁~60岁年龄段人员比较集中,共67人去世时值此年龄段,占比接近58%。

夺走解直锟生命的突发性心脏病,也正在成为中年人的健康杀手。

例如,2021年7月12日,扬子江药业集团创始人徐镜人因病逝世,享年77岁,有消息称其是在出差途中突发心梗;2020年11月30日,银杏谷资本合伙人、银杏海基金创始合伙人、协创黑马基金创始合伙人郑雨林,因工作过度劳累,在家中突发心源性疾病逝世,终年55岁;2020年8月19日,中交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雪松突发心脏病,救治无效逝世,享年51岁……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虽然心源性猝死事发突然,但患者往往有基础病,大多数的冠心病病人也都有高血脂、糖尿病等疾病,“(基础病)可能带来血管粥样硬化,只不过可能患者平常没有检查而已。”

多元化产业起家
本文开头的几句话来自解直锟生前“非常喜欢”的朗费罗的《生命礼赞》。解直锟喜爱的诗人,带有极强的英雄式浪漫主义。

哲学家伯林曾有一段著名的脱稿演讲,他在谈论浪漫主义根源时提到了德国早期浪漫主义文学运动创始人弗里德里希·施莱格尔,他认为施莱格尔有一种总想摆脱个体狭窄束缚的狂热渴望。

解直锟有没有想摆脱的束缚?他想要的浪漫又是什么?

也许他想要的浪漫要从20世纪80年代说起。1980年的春天,又一个浪漫主义诗人顾城在24岁时发表了成名作《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改革大潮席卷,从农村发展到城市,可谓光明。

1980年1月,国务院根据首钢等试点企业的经验,发布《国营工业企业利润留成试行方法》,2月,国家经委发出通知,要求试点企业保证“国家多收、企业多留、职工多得”。

20世纪80年代,解直锟所在的印刷厂出现亏损,他被任命为厂长进行承包。没过几年,他让印刷厂扭亏为盈。不久后,解直锟又开始经营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和养殖场。某种意义上,解直锟的做法与电视剧《大江大河》里的雷东宝有些相似,后者完成最原始的资本积累,才开始扩大砖厂、电线厂的产业版图。

“我们都下海吧”——1984年被称之为中国现代公司元年。海尔的张瑞敏,接手了“青岛日用电器厂”的烂摊子;健力宝的李经纬接了一个只有几口米酒缸的工厂……这是与解直锟有共性的企业案例,尽管接手的摊子很烂,但已蕴含着企业家精神的萌芽。

1995年4月,解直锟以5000万元注册成立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当时主要从事造纸材料经营,这是中植集团的起点。

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和养殖场,这些领域毫不相关。

早期创办企业阶段,解直锟就注意到多元化。但他不是发明家,首批国有企业改革典型的首钢就已经奔驰在多元化的道路上。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大江大北都传递着海南的躁动。1991年,海口公寓售价1200元/平方米,1992年已经变成3500元/平方米。海南地产热以极强的边际效应冲击了福利分房制,商品房时代来临。

在1997年,中植企业集团也开始涉足地产开发,同时进入公路、水利等基建领域,逐渐走出东北。这一年,解直锟36岁。

一幅巨大金融版图
21世纪初,中植企业集团开始进军金融业。

2001年,中植企业集团通过参与哈尔滨国际信托的重组,将中融信托纳入囊中,这是中植系版图扩张的关键。后来以中融信托为枢纽和资金平台,中植系得以参与到多家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中并获得股权。而解直锟通过亲友代持以及纷繁复杂的股权结构,将自己隐藏在幕后。

启信宝数据显示,当前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中融信托32.99%的股权,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则是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

在此之后,“中植系”在金融投资行业展开了大规模布局。官网信息显示,2008年中植集团基础产业收缩与金融投资战略布局共同推进,以金融投资业务为核心,着力发展资本市场业务。

2009年形成投资、并购、资产管理和产业基金等业务板块,实施九级合伙人制度,战略布局定位于类金融投资控股集团。

2013年实施全面业务转型,形成金融、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等四大业务板块。

2019年,也就是隐退多年的解直锟回到台前、有传言称是要引领中植系化解风险的这一年,中植集团官网显示其确定了政府产业基金战略。

翻看“中植系”在金融投资行业的布局,可以看出很多考虑都是影响深远。

例如对持牌金融机构的控股。官网信息显示,中植集团控股或参股了六家持牌金融机构,分别为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和天科佳豪典当行;控股或参股了五家资产管理公司,包括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业务涵盖不动产管理、困境资产管理、国企混改、并购重组与私募股权投资等。

换句话来说,通过这些布局,中植系拿下了信托、公募基金、保险、期货、私募基金等多块金融牌照,布局可谓相当深远。

此外,中植集团还控股、参股了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分别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在这其中,规模最大的恒天财富管理资金规模曾破万亿元。

重点来看看中植系在公募基金板块和私募基金的布局。公募基金领域是成立于2013年的中融基金,控股股东为持股51%的中融信托。而中融基金的另一个大股东是上海融晟投资有限公司,其主要发起人也是持股比例达到83.33%的中植集团。Wind信息显示,中融基金的最新资产管理规模为1232.34亿元,在全部149家公募基金中排名第42位。

除了公募基金,“中植系”在私募方面也做了诸多布局,根据官网信息主要分为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等五大资管机构。

首先是专注不动产管理的中海晟融。有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2月的中海晟融在珠三角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及山东半岛城市群核心城市的不动产项目投资额已超过180亿元,已投项目总建筑面积约530万平米,总货值超过1050亿元;储备项目总建筑面积约700万平米,货值超过1100亿元。其中,珠三角城市群是中海晟融重点投资布局的区域之一,投资城市包括深圳、珠海、惠州等。其主要发起方中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是解直锟本人100%持股的独资企业。中基协信息则显示,中海晟融曾于2015年备案登记,但在2016年7月又选择了主动注销,其中原因不得而知。

另一家私募中植国际则于2014年成立于北京,注册资本金1亿元,背后实控人也是解直锟。今年有公开资料显示,中植国际管理资产总规模为400余亿元,员工约100人,总部位于北京望京。

中新融创就更有意思。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这家位于北京的机构成立于2011年、注册于2014年,出资人主要是以下几个,实控人为“李东生;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目前中新融创有13名员工,资产管理规模区间为50亿~100亿元,管理着8只基金产品。

再来说说中植资本。官网信息显示,中植资本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0亿元,成立至今累计投资规模超过400亿元,主要专注于海内外各行业龙头企业的产业投资与并购。中植资本旗下还有一家香港上市平台——中金科技服务(原中植资本国际)。启信宝数据显示,中植资本的主要发起方仍然是中海晟融,持股占比95%,穿透之后的受益人和实控人也是解直锟本人。

无独有偶,中基协官网显示,中植资本2015年曾在协会备案,但2020年8月选择了主动注销管理人登记,注销时已有1只基金被清算。中植系旗下两家私募机构接连选择主动注销管理人登记,不知是何用意。

最后来看首拓融盛。从股权结构上来看,该机构2014年由中植集团的控股孙公司全资设立,据悉还在采用投行+PE的模式来运作,号称“先用短债进入持有标的,盘活有价资产,扩大股权比例、掌握话语权后,再采用PE的形式获得资产实控权,短期投资和中期投资相结合”。

事实上,在中基协官网上以“中植”为关键词,还可以找到一些私募机构和数十只私募基金,其背后都是中植系和解直锟,也可以侧面反映出其强大的资本运作能力。

低调隐秘的中植系
“我决定向市场投降……非理性地拥抱泡沫,也许真的是眼下最理性的经济行动。”2015年,A股最亢奋的阶段,一个基金经理留下这样的旁白。

暴风影音的39个涨停板记录,很少人能抗拒如此赤裸裸的诱惑。“PE+上市公司”,这是当时市值管理的标志,更粗暴一点,就是涨。

在2014年到2016年前后,中植系大力发扬了硅谷天堂创造的“PE+上市公司”模式。彼时,中植系对上市公司奉行“二股东战略”,其通过中融信托等平台撬动资金杠杆,充当输血管道,再以二股东身份推动上市公司产业整合,并通过参与重组、股权转让等方式获得投资收益。

上述资本运作模式下,中植系曾触碰中南文化、*ST宝德、大名城、康盛股份、凯恩股份、准油股份、美吉姆、法尔胜、达华智能、荃银高科等20多家上市公司。

中南文化前身中南重工是中植系“PE+上市公司”运作模式的代表作。中南重工原主营管道配件、钢管等业务,公司上市后业绩平平,净利润在5000万元上下徘徊。2014年3月,中南重工宣布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大唐辉煌100%股权。

大唐辉煌主要从事电视剧制作,股东中包括唐国强、陈建斌等知名演员,也包括中植系旗下中植资本。2011年4月,中植系旗下资本平台北京嘉诚增资大唐辉煌;2013年7月,中植资本以1.9亿元认购大唐辉煌2384万股股份。大唐辉煌100%股权委身中南重工的价格为10亿元。在这场重组中,中植资本、北京嘉诚均获利不菲。

资产注入的同时,中植资本耗资约1.5亿元受让中南重工时任控股股东中南集团所持上市公司1751.55万股股票。中植资本全资子公司常州京控则出面认购中南重工定增股份。一揽子交易下来,中植系对中南重工的合计持股比例接近20%。

但这并非结束。2015年4月,中南重工宣布以2.6亿元的价格收购千易志诚100%股权。这笔交易同样是:“中南重工收购、中植资本赚钱”。此前的2014年8月,中南重工与中植资本、中南重工共同成立的中南文化基金以5400万元增资千易志诚,获得了其30%的股权。以中南重工的收购价格测算,中南文化基金获利超四成。

在中植系股权介入后,中南重工向着影视、游戏等大跨步前进。2016年,已经更名为中南文化的上市公司花费4.5亿元收购新华先锋文化100%股权;2017年2月,中南文化斥6.68亿元收购页游研发主体上海极光网络90%股权。

与曾经闻名资本市场的其他资本谱系不同,“中植系”显得更为低调而隐秘。

有分析指出,此前,“中植系”的资本运作主要是以中融信托为资金平台,参与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运作获得股权,不断在资本市场上攻城拔寨。通常的运作模式为,先是获取上市公司控制权,然后迅速推进重大资产重组,或卖壳获利退出,或收购资产改善基本面。由此形成了资本市场上的“中植系”。

截至目前,中植系在A股的版图依然庞大。

今年9月,中植系入主ST天山。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当时解直锟持股比例逾5%的上市公司多达19家,其中控制8家A股公司,1家港股公司。8家A股公司分别是:*ST宝德、凯恩股份、融钰集团、康盛股份、美尔雅、准油股份、宇顺电子和美吉姆。1家港股公司是:中金科技服务。

从影视版图来看,主出品《长津湖》《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等多部爆款电影的博纳影业,近些年一直在为回归A股而努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博纳影业发起人股东名单中,“中植系”的浙江中泰创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排在第8位,持股数量为4.52亿股,持股比例为4.38%。

企业观察:谁将成为“中植系”接班人?
随着解直锟离世,庞大的金融帝国由谁接班执掌引人瞩目。

在中植企业集团发布的《关于成立解直锟同志治丧委员会的通知》中,陈凯歌、陈红等娱乐圈名人皆在列,排第一名的于冬,则是博纳影业CEO。此外,治丧委员会成员名单有解直锟多位家属,其中包括其妻毛阿敏,解姓人员出现了解植春、解植秋,解子征三人。

解植春1958年出生,是解直锟的兄长,曾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及总经理、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执行董事及副总经理等职。

启信宝数据显示,解子征在6家企业任职,分别为中植企业集团、中海晟融(北京)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北京中泰创展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甘肃西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天水金润矿业有限公司。

此外,解直锟的女儿解茹桐并未出现在治丧委员会名单里。12月19日,中植企业集团对外表示,受解直锟家属委托并经集团管理层讨论决定,暂由刘洋(系解直锟外甥、中融信托董事长)。代理主持集团全面工作,待新领导选出后再行调整。接下来,谁将最终执掌万亿金融帝国,成为各方面关注的焦点。

但无论如何,解直锟也许正如朗费罗的《生命礼赞》所说的那样:“当我们离开人间时,也能让足迹遗留在时间的沙滩上。”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