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源丨图虫图 源丨图虫

当我们还在纳闷无处不在的内卷现象,竟然有个行业出现了“反向卷”。

12月19日有网友发了一段视频迅速引起网络上的一片热议。

视频内容里看到,近日,在吉林长春,申通快递某站点,当时一辆快递车来拉快递,多名快递工作人员在热火朝天的分拣,他们将包裹随意在地上,毫无章法捡起快递,看一眼订单就扔到不同的地方。

更让人愤怒的是,面对媒体的采访,涉事经开区二部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每单十来块不敢保证质量,建议客户以后发顺丰。

“不差钱不差事”;

“你要是怕有损坏你就发顺丰”;

“谁家都扔,不光我家”;

“易碎品你得包好、包好它就不碎了”;

“别说我一个小承包区了,转运中心给不给客户保我都不知道。”

短短几句话的回应,妙语连珠、句句经典,把上述行为的心理动机描述得清清楚楚,在傲慢中透露着无所畏惧。

快递江湖穿越“千亿件时代”

12月8日上午9点03分,一箱爱媛橙从四川省眉山市多悦镇正山口村发出。该快件由中通快递承运,途径成都分拨中心、西安分拨中心和目的地网点,于12月9日上午9点40分送达位于陕西西安的收件人手中。

这是一件值得被载入中国快递业史册的快件——其里程碑式意义在于,这是我国今年发出的第1000亿件快递,标志着我国快递业正式进入了“千亿件时代”。

从2006年全年快递突破10亿元,到2014年“击穿”100亿件。此后连续六年,我国快递业务量每年以百亿件的增速飞奔。与此同时,我国快递业以强大的生长力在满足人们日常所需之时,也成为一项民生工程。

在行业以“亿件”为单位统计之前,快递市场的豪杰谋士多起于草莽。

1993年,王卫向父亲借了十万块在广东顺德开了一家名为顺丰的快递公司,当时的店面加上王卫本人只有六个人。而近三十年后,王卫即将拥有第四家上市公司。

另一边,浙江桐庐陆续成立了几家快递公司。这批后来被称之为“通达系”的快递公司,因为创始人都来自桐庐,造就了一个“中国民营快递之乡”。如今,这4家快递企业占据了中国快递市场近六成的份额。

彼时,21世纪交替之际,电商经济的需求尚不旺盛,人们接触邮政系统多数止于用EMS收发信件。

但2003年发生的一场疫情,或多或少改变了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历程。这一年,阿里巴巴成立了淘宝网;次年1月,京东商城成立。

尽管我们不得而知疫情与马云建立电商平台的想法的关联性,但非典疫情对中国的零售业还是带来了启迪。刘强东就曾提到过,在非典疫情当中,中关村电脑卖场集体关门,这使他开始考虑做电商,最终走上了全面线上化的道路。

随后的几年,中国电商领域经历了从萌芽到群雄逐鹿的进化。2009年,在这个电商升级的年份,第一届“双十一”诞生了。而转眼12年后,“双十一”当天全国共揽收快递包裹就激增近7亿件。更值得一提的是,单家快递企业的揽件派件能力已破亿。中通快递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双十一”期间,最高单日订单量1.8亿件,最高单日揽收量1.3亿件,最高单日派件量1.1亿件。

不可否认的是,电商的红利成就了快递江湖的野蛮生长。而当市场打开之时,资本很快展示了灵敏的嗅觉。

2015到2016年,快递业成为了资本追随的风口,快递企业频繁采取借壳上市的方式登陆国内资本市场。2015年末,在前两年市占率上拔得头筹的申通快递风光无限,率先宣布借壳上市,力争“快递第一股”。但也是在这一年,申通失快递去了“头名”宝座,圆通速递一跃而上瓜分了更多的市占率。然而,这两家公司在后来的日子里成为追赶者——2016到2020年,中通始终保持着市占率第一的势头,并延续至今。

在头部企业群星闪耀、你争我夺之时,二线快递企业难熬过“寒冬”。随着资本对上市企业的拥抱,市场集中度向强者靠拢,快递业的马太效应发生,一些二线企业被瓦解。2018到2019年间,快捷、全峰、国通、如风达、品骏、全一、安能等中小快递企业相继倒下,而速尔、宅急送、优速、天天等品牌也相继没落,退出市场。

事实上,第一梯队也并不稳固。当百世的国内快递业务被极兔收购时,曾经的老牌企业黯然退场,更是让观者感叹沧海桑田。

停不下的价格战

快递行业的乱像很多人归咎为价格战。

价格战从商业竞争的角度看并不是坏事,它倒逼着快递企业进行生产力的升级,足够低的运费实际上就是足够高的进入门槛。

在美国的快递业同样经历过惨烈的价格战,由龙头UPS挑起并由其终止。这个过程中,存在信息系统落后、大客户议价能力较高、账期长等问题的公司,不断被淘汰。最终竞争格局由寡头竞争向寡头垄断转变,低成本、低利润率成为阻挡竞争对手进入的护城河。

此前各大快递企业的发展,都在遵循着一个大致的步调降低成本,所谓的价格战并没有损伤各家的盈利能力。

但2020年一个新进入者的到来,掀起了快递史上最“惨烈”的价格战,打破了行业的步调。

极兔,又被称作疯狂的兔子。

极兔从印尼起家,吃遍东南亚之后于2020年进入中国。其超低价策略与拼多多一拍即合,2020年3月起网,当年9月极兔物流网络已实现全国省市覆盖。仅用10个月就达到了日单2000万件。

目前,极兔官方称已投产74个转运中心,搭建56套自动化智能分拣设备,拥有3000+干线运输车辆,2500+干线运输班次。

极兔有多狠?

在中国快递业的宇宙中心——义乌(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全国快递量最大的城市),在这里一直是各大快递巨头必争之地。

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拼多多的狂飙式崛起让义乌快递业看到了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的希望。整个2019年,拼多多的包裹量高达197亿个。

暴增的快递单量让义乌迎来了快递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价格战,这一年,快递单价平均价格被压到了1.9元,最低时甚至才1.2元,几乎是大家都不赚钱的底线,各大快递公司也终于获得了一个短暂“停战”共识。

但是2020年3月,极兔一上来就对这个“宇宙中心”义乌发起“核弹”攻势——发快递只要0.8元!

极兔的底气在于,它有着东南亚业务贡献利润,有愿意一起亏损的加盟商,有一众知名风险投资。极兔从一开始就坚定使用“亏损换市场”策略,迅速打开市场。

有人说极兔这个策略已经烧了3、4百亿,如今看确实有了些成果。华创证券的测算显示,2021年上半年极兔的市场份额或达到了7%-8%,接近百世的规模。

与此同时,超低价已经伤害到各家快递公司的盈利能力。

数据来源:Wind,来源:21智库数据来源:Wind,来源:21智库

圆通速递: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9.54亿元,同比下降31.16%。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3.08亿元,同比下降25.68%。

申通快递: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2.4亿,同比由盈转亏。第三季度净亏损9159.89万元,亏损同比扩大。

顺丰控股: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17.98亿元,同比降67.89%。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10.38亿元,同比降43.49%。

“有形的手”托起了一条底线

行业正陷入危难,紧急时刻“有形的手”托起了一条底线。

极兔的策略一下子把快递行业整体拖入了亏损深渊。残酷的价格战之下难有赢家。

我国的快递业务量已经连续7年居于世界第一,占全球快递业务量的六成以上。当前全国每日快递量达到3亿件、各快递品牌一级加盟商超3万余家、快递员人数300万以上。

当快递企业被迫进入亏损换市场的恶性竞争时,最受伤的正是顶在一线的加盟商和快递员。

“三年过去了,到手的工资比刚入行那会还少。”武汉一名百世快递员对媒体哭诉。他表示,降薪就是从2020年开始的。

显然,极兔带来的恶性竞争已经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

于是,监管出手了。

2021年3月,作为行业风向标的义乌地区,以快递协会名义发布了《关于维护行业平稳有序,推进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

4月份,义乌邮管局进一步对当地快递价格进行规范。

7月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重点打击“以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的行为。

7月份,国家邮政局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

9月份,浙江省人大审议通过《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更是以地方法的形式,将政策监管推向新高度,确立了多项行业发展准则,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

最值得关注的是《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这是首部快递地方法,涉及了六大点:

一:鼓励电商平台提供差异化快递选择,推动快递选择权回归消费者,。

二:企业不得低于成本价格提供服务。

三:制定最低派送费指引标准,稳定快递员与行业价格。

四:要求末端投递需按消费者要求执行,处罚未按要求上门投递的情形。

五:鼓励公共区域快递柜建设、对快递柜收费合法化。

六:关注快递员权益,落实社保等保障政策。

这部地方法相当于给行业画出了底线,引导行业健康的竞争,主要包括快递员权益、服务质量、可持续发展等行业的关键要素。

反思

回忆一下10年前的快递是怎么样的?

丢件、破损、至少1周送达、寄件麻烦、价格昂贵……

这些情况虽然现在还会偶有发生,但不可否认的是已经改善了很多很多,而这肉眼可见的进步伴随着价格战而来。

价格战逼迫着快递公司构建更流畅的运输体系、更高效的转运中心、更全面的管理制度等等,这些竞争是有益的,而这些是在快递公司可承受范围内的合理竞争。

但是,极兔带来的“亏损换市场”策略却是破坏性的,直接伤害了全部人的盈利能力,纯粹依靠资本运作来拖垮对手。

如今虽然极兔已多次公开宣布要停止价格战,但真的能停吗?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曹恩惠,实习生费心懿)、21智库、新闻晨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