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植系创始人解直锟:低调做人高调“炒股”,身后万亿资本帝国

实业是解直锟发迹的基础,金融则是他快速布局中植系版图的力量之源。

12月18日晚间,中植企业集团在官网发布《讣告》称,中共党员、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先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神秘而低调”、“千年二股东”、“毛阿敏丈夫”、“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胞弟”……在解直锟的身上,有着诸多的符号,其中,最为闪亮的,是他在资本市场上的长袖善舞、纵横捭阖,以至于形成了一大派系——“中植系”,这也是解直锟控制的上市公司、金融平台的总称。

根据官网信息,中植企业集团是“中国领先的大型资产管理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目前拥有员工一万余名。

多年来,面对外界对“中植系”如雪片般的报道,解直锟本人却从未露面回应,和其在资本市场的做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实业经营积累原始资本

官网上,与讣告一同刊登的还有《关于成立解直锟同志治丧委员会的通知》。通知显示:主任委员为刘洋,委员包括于冬、马红英、毛阿敏、陈凯歌、陈红等。

事发太过突然,解直锟留下的庞大资本版图,何去何从成为了未知数。

中植企业集团对外回应称,受解直锟先生家属委托并经集团管理层讨论决定,暂由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先生代理主持全面工作。

刘洋,现任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中融信托”)董事长、党总支书记。刘洋现年46岁,籍贯吉林德惠,管理学硕士,2009年初,刘洋出任中融信托董事长,之后的短短1年间,使该公司实现业务转型,并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近100%。

中植企业集团同时表示,集团已形成了一套成熟高效的管理体系和运行机制。目前集团各级管理团队团结稳定,各项业务正常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平稳运行,发展势头良好。下一步,集团将按照解直锟确定的发展战略,坚持实业与资管双轮驱动,进一步突出发展实体产业,做强做优资产管理,发挥综合经营优势,实现高质量发展,更好地服务国家、回馈社会。

据公开资料,解直锟,196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曾是黑龙江省伊春市一家印刷厂的职工。印刷厂一度亏损,解直锟因工作能力突出而接任厂长,并进行承包,印刷厂经营因此出现了起色,解直锟的经营运作能力也初露锋芒。

此后,解直锟又开始经营面食厂、服装厂、水泥厂、养殖场等,还收购了部分国有不良资产。上世纪90年代初,解直锟还创立了伊春市五营区地方企业联合开发公司。可以说,在“中植”诞生之前,解直锟已经积累了一笔不小的原始资产。

不过,对于这些经历,也大多是国内媒体通过第三方途径了解到的。解直锟从未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早年经历。不仅如此,解直锟在公开场合几乎从未有过言论,人们也无从知晓,这些经历的具体细节和真实性。

1995年,解直锟创立了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中植二字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成立之初,解直锟主要聚焦于实业和房地产开发,尤其是地产项目,逐步遍及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多个城市;2003年还投资建设了焦温高速公路,开创民营企业投资高速公路的先河。

目前中植企业集团已形成“实业+金融”双主业模式,逐步发展成为涵盖实体产业、资产管理、金融服务、财富管理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中植系”核心企业多达37家。

或许由于“中植系”的名声太过响亮,导致曾有公司冒用其名字进行工商登记。

版图扩张的“弹药”

如果说,实业是解直锟发迹的基础,那么,金融则是他快速布局“中植系”版图的力量之源。

2001年,解直锟开始进入金融业;2002年中植企业集团联合哈尔滨市国资委、黑龙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和哈尔滨宏达建设公司等五家企业,共同出资重组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中融信托。

根据中融信托最新持股情况来看,经纬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7.470%;中植企业集团持股32.986%;哈尔滨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21.538%;沈阳安泰达商贸有限公司持股8.006%。

截至2020年末,中融信托自有资产285.58亿元,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8898.83亿元,实现营业总收入55亿元。

中融信托也是“中植系”资本运作的重要资金来源,此后,“中植系”依托中融信托逐渐渗入金融其他领域。

截至披露,“中植系”战略控股或参股六家持牌金融机构: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和天科佳豪典当行。

控股或参股五家资产管理公司: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业务涵盖不动产管理、困境资产管理、国企混改、并购重组与私募股权投资等。

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等。

四大财富管理公司是“中植系”的“钱袋子”,是版图扩张的“核武器”,而众多投资者之所以选择这四大财富公司,看中的也无外乎“中植系”和解直锟本人的“招牌”。

其中,恒天财富的规模最大,其于2011年3月正式成立,截至今年6月底,恒天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14168亿元,累计成交高净值客户11.44万人。

不过,近两年,也多有媒体报道,恒天代销或主动管理的多只私募产品出现违约。另外,证券时报曾报道,“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资金的募集方其实都是中植集团旗下的几家子公司。

监管层面也已经注意到“伪金交所”背后潜藏的金融风险。

而解直锟的突然离世,显然给四大财富公司的众多客户带来了不安情绪。

对此,恒天财富19日在公众号上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称股东单位依法在公司治理、重大战略决策等方面对公司进行指导和赋能,但不涉及具体经营及业务开展。2019年,恒天财富开启战略转型,历经两年,阶段性成果显著。2021年,恒天财富在巩固转型成果的同时,进一步深化转型建设,不断强化自身实力,坚持合规经营,目前已形成全类别的产品配置架构。

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

解直锟本人神秘而低调,但在资本市场却以纵横捭阖之势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一财经综合多家上市公司公告显示:“中植系”曾经或已持有或控制5%以上已发行股份的上市公司多达30家以上,其中绝大多数为A股上市公司,另外,有3家为港股上市公司。

目前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有8家,参股公司17家。

“入股但不控股”是“中植系”在二级市场的策略之一。有市场人士分析,原因可能在于,一旦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在退出时会受到一定的监管束缚;而为了对上市公司有重大影响力,“中植系”会选择成为公司第二或者持股比例比较靠前的股东。

而在早期,“中植系”更加惯于参与定增和在二级市场收购参股上市公司。

2014年左右,“中植系”开始通过“PE+上市公司”的模式频繁进出上市公司,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条大鳄,具体模式为“定增进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收购中植系关联资产→拉高股价减持套现”。

据不完全统计,“中植系”通过该模式拿下的上市公司不下20家。不过,近些年来,“中植系”也踩了不少的“地雷”,比如康美药业、康得新、长生生物、东方园林等股票。

2016年,创业板“种子第一股”荃银高科还曾与中植系“反目”, 荃银高科起诉第一大股东“中植系”违法增持,双方一度对簿公堂。

无论如何,解直锟一手缔造的这庞大的资本帝国,在“主心骨”猝然离世后,前途都将变得扑朔迷离。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