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瑞幸咖啡一名高层向《财经》记者确认,在开曼群岛法院制定的瑞幸债务重组计划已经获得了美国联邦法官同意,可以在美国实施。至此,陆正耀时代的财务造假丑闻给瑞幸造成的债务、股东诉讼两大难题已经基本解决。

根据这一重组计划,瑞幸将用3.2亿美元现金和一些新债券解决其4.6亿美元的可转债重组问题,其中大钲资本新近投资的2.4亿美元及愉悦资本投资的1000万美元将部分用于此项计划。

据悉,这项债务重组计划还可了结股东在瑞幸财务造假后发起的部分诉讼。

9月末,瑞幸以近1.9亿美元与股东达成和解,集体诉讼告一段落,只待和解资金兑现,以及应对剩余6%的单独案件,这部分单独案件股东未参与集体诉讼。   

不过,在好消息之中,债权方对瑞幸第一大股东大钲资本的担忧也在显现。近日高盛旗下财务管理公司GS Wealth提出,大钲资本正在试图获得瑞幸控制权,甚至可能让瑞幸私有化,损害其他股东的利益。

对此,一位接近瑞幸高层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对于瑞幸来说,在股权层面,要限制的始终是来自陆正耀、钱治亚的反攻,这个警惕一直存在。12月瑞幸修订了章程条款,也是为了这一目的。

陆正耀是瑞幸创始人、曾经的瑞幸控制人,在财务造假事件后退出瑞幸董事会,现已投身面馆创业。钱治亚是陆正耀时期的瑞幸CEO,也是财务造假事件的主导者之一,如今已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上述人士认为,大钲资本如今是瑞幸的第一大股东,拥有最高投票权,是自始至终看好瑞幸业务的投资方,因此不会做有损瑞幸股东及消费者利益的事。

一位瑞幸高层则对《财经》记者表示,瑞幸还在艰难复苏中,目标是想把咖啡做好,使命和愿景不变,希望外界多关注瑞幸的业务,给瑞幸复活的空间。

“我们对待业务非常认真谨慎,最近星巴克出了这么大的食品安全问题,瑞幸则一直对食品安全高度重视,我们还是很清晰地在往前布局,策略调整得也不错,在往整体盈利的方向走。” 

亏损额收窄

因前CEO钱治亚、前COO刘剑主导了长期、大额财务造假,瑞幸自2020年4月陷入漩涡,2021年2月宣布破产,从纳斯达克退市至场外交易市场。

后经管理层几度换血,瑞幸的业务才艰难地重回正轨,期间还不断爆发陆正耀与新管理团队的权力之争。

12月瑞幸债务重组计划获得通过并得以实施,是瑞幸持续重组过程中的重要一步。 

瑞幸方面表示,债权人压倒性地支持重组计划,这证明了新董事会和领导团队所取得的成就和公司发展的积极势头。

瑞幸早在2021年5月下旬就宣布了这项债务重组计划,彼时大部分债权人已表示支持这项计划。

11月30日,瑞幸债权人在开曼群岛举行了会议,就2025年到期、年息0.75%的4.6亿美元可转换优先票据重组计划进行讨论审议,计划获得了债权人一致投票通过,未出现反对票。

据悉,共有56名计划债权人出席会议,占现有票据未偿还本金总额的97.7%。这意味着,这项债务重组计划获得了必要多数计划债权人批准。

风波过后的瑞幸,其业绩也在回暖。最新数据显示,瑞幸的亏损正在大幅收窄,其门店销售单价、点单用户数量、点单频率均有大幅提升。

在过去的夏天,瑞幸尤其受益于一款冰椰拿铁产品,销量突出,口碑营销带动作用显著。

三季度总营收大幅增长至23.5亿元,与二季度相比翻了一倍,门店运营毛利率提升至25%以上。

2021年前三季度运营亏损共4.2亿元,远低于2020年同期亏损的21亿元。单看三季度数据,瑞幸运营亏损缩窄至670万元,净亏损2350万元。瑞幸2021年前三季度合计运营亏损额,几乎等于其2020年一个季度的运营亏损额。

为瑞幸贡献更多营收增长的也包括其加盟店策略,自2020年财务造假事件之后,瑞幸为降低自营成本压力,大幅提升加盟店数量,加盟店营收占比从2020年的不到0.1%大幅增加至17.7%。

此外,瑞幸的运营费用占营收比重也在下降,直营店铺租金、工资和运营成本增幅较低,这些也与加大加盟店比例,减轻自营压力有关。

在三季度,瑞幸配送费用大幅上涨至2.7亿元,包括配送费用在内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3.6亿元。瑞幸称,配送费用大涨是因为订单量增长。

大钲资本的“瑞幸角色”

债务问题、诉讼问题、业务重启问题都在解决,不过在瑞幸股东层面,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

就在近日,债权方之一、高盛旗下财务管理公司GS Wealth质疑大股东大钲资本试图控制瑞幸,并称大钲资本很可能使得瑞幸私有化,这将损害其他股东利益。

据《财经》记者了解,瑞幸这家公司的整体方向已经由大钲资本把控。瑞幸于12月初完成了一轮新融资,大钲资本控股的Cannonball向瑞幸注资2.4亿美元,老股东愉悦资本也向瑞幸再注资1000万美元,这项投资曾于4月首次公布。正是这笔交易使得大钲资本在瑞幸的股份大幅增加12.73%至37.57%,投票权从43%增至48%以上。

GS Wealth目前拥有瑞幸被清算的几家SPV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s,无实际业务,用于掌握股权等目的)部分股权。该公司表示,大钲资本计划从瑞幸被清算的几家SPV公司中获得共计16.5%的股份,约等于10.5%的投票权,大钲资本投票权将达到58.6%,进而有权不经过小股东同意就认命董事会成员,之后大钲资本还会获得6%股权,有权独立通过股东决议,甚至将瑞幸私有化。

2020年进入临时清盘程序后,这几家SPV公司于已经从瑞幸前实控人陆正耀、前CEO钱治亚手中转入正式清算方毕马威。据Capital.com及接近瑞幸人士的消息,在过去数月,GS Wealth等公司接洽了这三个SPV公司,很可能已经为陆正耀、钱治亚还清债务,成为三个SPV公司的新债权方。成为新债权方的很可能还包括中国超市连锁公司物美。

GS Wealth曾试图阻止瑞幸12月11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这次大会将修改章程修订决议,使得大钲资本更容易获得瑞幸控制权。但GS Wealth未能成功,就在上周,瑞幸的临时股东大会已如期举行,且会上通过了所有决议。

《财经》记者查阅监管文件发现,大钲资本通过多家公司持有瑞幸股权。

在上述大钲系公司中,Lucky Cup、Fortunate Cup和Cannonball三家公司由Centurium Holdings Ltd控制,占有瑞幸股权18.97%,这部分股权也由大钲资本掌权人黎辉个人控制。

对于大钲资本试图获得更多股份和投票权,上述接近瑞幸高层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大钲资本的确可能在洽谈股份,但这与瑞幸本身没有关系,是大钲资本与三个SPV公司及正式清算方毕马威直接对接。如果大钲资本真的拿到三个SPV公司的股份,其股权和投票权无疑会继续升高。

《财经》记者在监管资料中看到,2021年8月大钲资本系基金Camel Humps就已经在进行一项股权购入计划,计划从瑞幸被清算的上述几家SPV公司中购入股份。

对于股东的担忧,上述接近瑞幸高层人士认为,大钲资本的利益与瑞幸利益一致,与小股东也一致,不论在大钲资本主导下,瑞幸将来再上市或者是私有化,都符合每一个相关方利益。

上述瑞幸高层则表示,现在无论大股东、管理层,还是政府,都希望瑞幸跑起来,不要再做财务造假这样的傻事,因此瑞幸自身也不可能允许伤害小股东的情况出现。

他表示,瑞幸不会损害股东利益,警惕的也始终是陆正耀一方。“外界始终痛恨财务造假的人,无论此前为应对敌意收购的毒丸计划,还是最近修改章程,都是围绕这个核心目的,瑞幸想重新做一个完整的切割,让大众看到瑞幸在专注做咖啡。”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