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12月18日,中植企业集团发布讣告称,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一向低调的解植坤是著名歌星毛阿敏的丈夫,也是常年跻身富豪榜的百亿富豪;对业界人士来说,解植锟是掌控万亿资产的中植系背后神秘的金融大鳄,也是原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解植春的胞弟。解植锟突然离世之后,中植系该何去何从?

从印刷厂工人到百亿富豪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原名解植坤,1961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80年代,解直锟成了东北小兴安岭五营区印刷厂的一名工人,后来印刷厂出现亏损,他因能力突出而被任命为厂长并进行承包。在解直锟带领下,五营区印刷厂的经营大为好转。

有了一些积累的解直锟便开始寻找各种挣钱的方式,陆续开了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和养殖场。解直锟靠着储木厂进行红松倒卖,发家致富,建立了中植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解家的牛人不止解直锟一个。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2001年担任光大证券总裁。解直锟领导下的中植集团,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开始涉足金融领域。次年,中植集团便联合哈尔滨市国资委、黑龙江省牡丹江新材料公司等五家单位,成立中融信托。

以中融信托为起点,中植系生根发芽,开枝散叶。经过多年布局,已拥有信托、保险、期货、公募、私募等多个金融牌照,旗下金融投资、财富管理、新金融等业务全面开花,集团资产管理规模超过万亿元。

中植集团官网信息显示,该集团现已形成“实业+金融”双主业模式,逐步发展成为涵盖实体产业、资产管理、金融服务、财富管理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在实业板块,集团依托控股的十家上市公司和独角兽培育平台,大力发展半导体、大数据、大消费、大健康、幼儿早教、新能源汽车、生态环保、企业外包服务等细分行业龙头。在内蒙古、山西、贵州、云南等省(区),已探明煤炭资源储量45亿吨,涉及采矿权、探矿权30多宗,设计产能超过2千万吨/年。金属和非金属矿遍及全国十二个省份。

在金融板块,集团战略控股或参股六家持牌金融机构,包括中融信托、中融基金、横琴人寿、恒邦财险、中融汇信期货和天科佳豪典当行。控股或参股五家资产管理公司,包括中海晟融、中植国际、中新融创、中植资本、首拓融盛。控股或参股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分别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为高净值客户提供专业化的综合金融服务。

天眼查APP显示,解直锟关联公司共8家,其中对中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该公司持有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植集团”)76%的股权。2021年胡润百富榜显示,解直锟以260亿元的财富位列第241位。

治丧委员会里有多位亲友 外甥刘洋目前代理主持集团工作

中植集团表示,因事发突然,受解直锟先生家属委托并经集团管理层讨论决定,暂由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先生代理主持全面工作。刘洋也是解直锟的外甥,是其大姐的儿子。

在中植官方网站上,解植坤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8月26日,参加中植企业集团与中国政法大学捐赠暨战略合作签约仪式。除解植坤外,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王允贵、首席运营官牛占斌、首席风控官颜茂昆、首席财富管理官武建华、首席资源官罗音宇、首席人力官王钰、首席财务官马红英等悉数出席。

在昨日中植集团发布的治丧委员会名单里,除了这些高管,还出现了解植锟的数名亲属。

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由外甥刘洋担任,他也是中融国际信托董事长;委员名单中,毛阿敏为解直锟妻子,著名歌星;解植春是解直锟的哥哥,曾任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解子征是解直锟的侄子,现任中植企业集团董事,执掌中海晟融(北京)资本管理集团;解植秋也是解直锟兄弟。

在解直锟的治丧委员会名单中,还出现了四个“外人”,他们分别是博纳影业实控人于冬、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以及知名影视界人士陈凯歌和陈红夫妇,他们是解直锟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和好友。

子女并未出现在治丧委员会名单中

然而,名单中没有出现任何解直锟的子女。据公开资料,解直锟与毛阿敏的女儿现年17岁,儿子14岁,都尚未成年。

不过,解直锟与前妻还有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儿。天眼查信息显示,中植企业集团有三个股东,除了解直锟100%控股的中海晟丰,还有两个自然人股东,持股16%的刘义良和持股8%的解蕙淯。

据报道,解蕙淯又名解茹桐,1986年出生,是解直锟与前妻生育的女儿。2015年,大连一所国际学校的微信公众号推文中,曾对该校毕业生“解茹桐”有所介绍。根据这篇文章的信息,解茹桐2004年毕业于该校,此后进入加拿大阿尔伯塔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互动新媒体艺术,于美国旧金山艺术大学学习摄影硕士,又在哈佛大学主修博物馆管理学硕士,当时(2015年)为北京大学艺术史博士在读。

上述文章提到,解茹桐“曾任北京高晟财富公司市场部总监”。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高晟财富保险代理股份有限公司也是“中植系”公司,通过层层穿透,实控人指向解直锟。

此外,还有报道称,解茹桐并不参与公司业务,旅居伦敦、纽约两地。

中植系财富公司管理资产相当于1.5个包商银行

一直以来,解直锟旗下的“中植系”在资本市场上活跃频繁,经过多年运作,“中植系”已拥有庞大的金融版图。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即使不知道中植系和解植锟,也大多听说过“中融信托”和“恒天财富”的名字。

业内人士指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这四家财富管理公司及中融信托具有强大的募资能力,为中植系在资本市场“开疆拓土”提供了充沛的弹药。

官网信息显示,中融信托前身为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经过重组后2002年更名为中融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从持股情况来看,中融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为经纬纺织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7.46975%,该公司的实控人为国资委管理的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植集团持股32.98642%,穿透后,解直锟持股25.07%。管理规模方面,截至2020年末,中融信托自有资产285.58亿元(合并);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8898.83亿元。

18日晚间,中融信托表示,“该事件对公司经营和项目运作无实质影响,目前公司经营及项目运营一切正常。目前,中融信托实际控制人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单位依法在公司治理、重大战略决策等方面上对信托公司产生影响,但不涉及具体经营及业务开展。”

恒天财富脱胎于中融信托旗下第一财富中心,早期主要代销信托产品,谢直锟旗下中植财富控股有限公司持股45.11%。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均由解直锟通过全资持有的中植财富控股控制,股权穿透后,解直锟分别持股47.22%、85%、90%。

四大财富管理公司中,恒天财富管理规模最大。截至2021年11月底,恒天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已达1.5万亿元人民币。而新湖财富官网数据显示,其最新累计配置资产规模已经突破1.3万亿元;截至2020年底,大唐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超7000亿元,高晟财富资产配置规模也超过了1000亿元。

去年5月,财新报道称,中植系下属的中植财富、恒天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和新湖财富五家公司合计管理资产7000~8000亿元,相当于1.5个包商银行。

今年发布的“2020中国独立财富管理公司TOP20榜单”显示,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分别以11549亿、6000亿、8500亿、1000亿的累计规模,排在第2、3、4名和11名。

恒天财富旗下多个产品此前出现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恒天财富代销或主动管理的多只私募产品曾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问题。

据报道,早在2018年,恒天财富代销的基岩“东方价值一号”、“五号”两只基金就被爆原本投资B站的钱被挪作他用,使得投资者血本无归。2019年,岁兰千里资管计划投资者曾赴恒天财富宣传推介会“讨要说法”;盛世景新机遇并购股权3号基金投资者曾投诉恒天财富误导宣传;辅仁药业并购基金金元惠理开药并购二期和金元百利开药并购三期也被指存在退出困难。

2020年以来,恒天财富卷入的多起产品违约事件。恒天财富代销的旗下资管平台主动管理的嘉金、嘉星两个系列私募产品分别于去年5月、今年3月到期,但均未如期兑付,总规模超22亿元。另有代销基岩资本“东方价值5号”私募暴雷,规模达5亿元。

12月19日,恒天财富官微发布致客户的一封信称,作为恒天财富股东单位之一,中植企业集团及其创始人解直锟一直以来对恒天财富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支持与帮助。恒天财富2011年3月正式成立,股东单位依法在公司治理、重大战略决策等方面对公司进行指导和赋能,但不涉及具体经营及业务开展。

“中植系”被曝利用“伪金交所”发理财产品 规模可能上千亿元

2018年资管新规发布后,非标类私募监管趋严,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便开始转战地方金交所,销售定融产品。

今年9月24日,证券时报发布一篇名为《潜望丨起底“伪金交所”:藏身“穷乡僻壤”,暗助房企、资管千亿自融》文章,揭露了由伪金交所构成的地下融资产业链。

该文章指出:一些“野鸡平台”打着“金交所”的旗号,搭建了一条为地产、三方财富等行业违规发行“理财产品”的地下新融资通道,涉嫌自融,为关联企业输血,其中包括中植系旗下大唐、恒天、新湖三家财富公司。

文章粗略统计,这三家公司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规模至少达千亿元。这些产品融资方均为中植启星、中植创信、中植国际、中海晟融等公司,穿透后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利率为8—12%不等,投向均为“补充发行人的流动资金。”

比如新湖财富“中植创信骄鸿”产品,融资2亿元,期限12个月,100万起投,预期年化收益9-9.2%。产品发行方为中中植创信,由中海晟融提供担保。中植创信是中海晟融的全资子公司,中海晟融则是中植集团并购板块的控股平台,穿透后解直锟持有其全部股份。

而在期限6个月,融资3亿元的大唐财富“中植创信品隆”产品中,发行方和担保方与中植创信骄鸿一样,都是中植创信和中海晟融。到恒天财富那里再换个名字后,同样是中植创信作为发行方的融资3亿元、期限12个月的产品就成了“中植创信品瑞”。

文章称“据此粗略估计,仅通过这三家财富公司发行的伪金交所产品,规模就可能上千亿元。这些源源不断的资金,就成了中植系的庞大资金池,且鲜有监管、去向不明。”

“伪金交所”背后潜藏的金融风险已被监管机构关注。

事实上,监管已经三令五申,严禁金交所为此类面向个人投资者发行的理财产品提供通道业务,即使是真的金交所产品,也已严重违规,突破了监管底线。而这些打着金交所旗号,实则通过备案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试图规避、脱离监管,自行构建了一个地下融资大平台。

今年12月13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研究部署证监会系统贯彻落实工作。会议提到,“要稳妥化解债权违约风险,对‘伪私募’、‘伪金交所’等风险深入开展整治。”

12月17日,证监会相关部门致函29个辖内有金交所的省级政府办公厅,要求立即组织省级地方金融监管局和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开展对辖内金交所的现场检查工作;组织召开现场检查工作视频会议,通报金交所违规案例,明确具体工作要求。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也在加大对三方财富管理的清理整顿力度。去年8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公开指出,资管新规明确了资管业务是持牌业务,无牌照不得经营,但在实践中仍有部分机构“无证驾驶”。他专门以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为例强调了风险。他称,据统计,我国有超过5000家财富管理公司,主营业务是代销基金等金融产品,其中相当一部分存在无牌销售保险、公募基金及设立资金池等问题,给金融稳定带来严重威胁。

去年12月,“江苏南通第三方财富公司被一刀切,遭清退注销”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不少三方财富公司在南通的分公司被注销,其中也包括新湖财富、大唐财富等中植系财富管理公司分公司。

中植系参控股30余家上市公司

这些年来,中融信托和四家财富管理公司为中植系输送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通过不断重复运用“PE+上市公司模式”,数年间,中植系参控股了30余家上市公司,其中控股的上市公司至少9家。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中植系”目前参与投资的上市公司有33家,其中控股9家,包括融钰集团(维权)(002622.SZ)、康盛股份(002418.SZ)、美吉姆(002621.SZ)、ST天山(维权)(300313.SZ)、美尔雅(600107.SH)、凯恩股份(002012.SZ)、准油股份(维权)(002207.SZ)、宇顺电子(002289.SZ)、中金科技服务(8295.HK)。

另外*ST宝德(300023.SZ)今年8月公告拟变更实控人为解直锟,但目前仅完成部分股份过户。

另外参股的23家上市公司是达华智能(002512.SZ)、浩泽净水(2014.HK)、*ST金洲(维权)(000587.SZ)、美丽生态(维权)(000010.SZ)、青岛金王(002094.SZ)、*ST猛狮(002684.SZ)、节能铁汉(300197.SZ)、天龙集团(300063.SZ)、经纬辉开(300120.SZ)、法尔胜(000890.SZ)、联络互动(维权)(002280.SZ)、中粮糖业(600737.SH)、*ST康美(维权)(600518.SH)、徐工机械(000425.SZ)、ST辅仁(维权)(600781.SH)、易联众(300096.SZ)、超华科技(维权)(002288.SZ)、鼎龙文化(002502.SZ)、经纬辉开(300120.SZ)、众业达(002441.SZ)、荃银高科(300087.SZ)、老恒和酿造(2226.HK)、振东制药(300158.SZ)。

除上述公司外,中植系还参股了两家新三板公司,分别是五星传奇(872068)和永乐文化(837736)。

这些上市公司股权穿透后基本集中在了解直锟手中,除上述33家上市公司外,中植系还曾染指大名城、皇庭国际、兴业矿业、中南文化(维权)等多家上市公司。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程婕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