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北大国发院主办的“第六届国家发展论坛”12月19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世界大变局下的国家发展”。北大博雅特聘教授、中国健康与养老调查项目负责人赵耀辉出席并演讲。

赵耀辉提到,出生人数出现了断崖式的下降,最近一系列很密集的人口政策出台以后仍然在下跌,即使全部放开,也有可能继续跌下去。

怎么来理解这件事情?赵耀辉说,传统社会生孩子是为了养老的,当然孩子也是维系婚姻关系的纽带,人类就有天生喜爱孩子的冲动,这是收益方面。成本方面,首当其冲是女性在怀孩子、养孩子过程中,她有一些精神身体方面的痛苦,有些风险。然后在过程中,家庭发生了一些费用,住房、教育,再一个就是女性在生育养育的过程中要放弃她的工作。所以生育率的下降肯定是体现在收益的下降以及成本上升两方面。

从降低生育的宏观因素来看,赵耀辉认为,首先收益方面,一个是家庭养老正在转为社会养老,养老保险全面的推行,政府越来越接管了养老人的功能。还有婚姻的需求也在下降,很多孩子们到30多岁还不结婚。再就是孩子的效用也降低,有各种各样的替代。在成本方面,有教育的成本,有住房的成本,还有女性的机会成本。

从教育的成本来讲,我们国家长期缺乏优质的资源教育,导致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太卷。这种焦虑感其实带来了很多的亲子冲突,降低了育儿的幸福感,这是收益降低。此外,从长期影响来看,这个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缺少快乐,他精神健康受损,我们现在看到大学生群体精神健康非常令人担忧。在这个过程中成长起来以后,他成年以后就难以发展亲密关系,恐婚恐育现象就会增多。

房价方面,孩子是空间密集型消费品,他需要卧室,如果房价太高就没有办法给他提供这么多的空间。国际上房价低的地方,生育率是比较高的。我国人口特别密集的城市,房价收入比太高了,所以买不起房,养不起孩子。

赵耀辉认为最重要的还是第三个方面,从女性来讲机会成本,是这些成本项目里最大的一项。同时,它也是各个国家鼓励生育政策的最主要的落脚点。

现在学术界就普遍认为是生育惩罚现在成为一个阻碍女性继续进步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什么叫生育惩罚呢?赵耀辉解释称,就是她生完孩子以后,她的工资下跌,她也没有办法回到劳动力市场上去。

生育惩罚后面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产假的事情,研究发现,产假待遇对提高生育率的效果比较小,因为女性更加在意事业的前景。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政策领域就是托育服务,所有的文献当中都证明是很有效的,可以提高生育率的政策。因为它可以帮助女性留在就业市场上,能够发展她的事业,降低她的生育成本,这些对于低收入的家庭价值会更大,因为她们更没有办法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所以社会的服务会更加的重要。

未来是不是一定非常悲观呢?赵耀辉认为也不一定,因为毕竟孩子虽然使用的价值降低,但是人类毕竟喜欢孩子,这是天性,这个天性不会泯灭。这就给了鼓励生育政策的空间。最重要的还是女性和生育友好型的政策,在女性重视事业发展的时代,鼓励生育的政策要围绕着减轻女性的生育负担展开,这个过程当中要注意产假的双刃剑效果,而应该花很大的精力把托育做起来。

教育方面,赵耀辉认为应该全面的把教育资源供给一定要涨上去,要让大家都能够上高中、上大学。

赵耀辉最后提到:“我们东亚的传统文化一定要与时俱进,刚才讲到的东亚整体的生育率非常低,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东亚女性在家庭当中的地位,在全世界比起来是低的,男性不干家务,女性既要养孩子又要有事业,她太辛苦了,因此她就会罢工。所以我们中国如果真是想提高生育率,一定要去倡导男性承担家务责任,这样的话你可以改善夫妻关系,又可以享受多子多福。”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