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循财(右)在线上答记者提问

黄循财(右)在线上答记者提问

尽管偶有“失误”,新加坡大部分时候被认为是抗击新冠疫情的“模范生”国家。从早期的“清零政策”,到如今“与新冠共存”的抗疫方针,新加坡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政策和效果始终引起全球关注。

新加坡《海峡时报》12月18日报道指出,传染能力极强的德尔塔毒株让新加坡陷入了一轮较为严重的疫情,9月以来新加坡几乎每天的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都在四位数的水平。

《海峡时报》称,如今新加坡已渐渐摆脱这一轮大规模的疫情,每日新增病例数字下降到三位数水平,住院患者大幅减少。尽管抗疫形势逐渐明朗,新加坡仍在维持防疫管控措施,加强新冠疫苗接种和其他方面的医疗保健工作,同时完善边境管控。

与此同时,新冠病毒变种毒株奥密克戎毒株再度让新加坡感受到了挑战。新加坡已发现多例本土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新媒《联合早报》16日发表社论称,新加坡向许多国家开放“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计划,奥密克戎病例的输入是迟早的事;新加坡将努力防止疫情在社区蔓延,并让医疗体系应对可能大量增加的本土病例。

“针对奥密克戎毒株,我们持有同样的态度:即便说目前为止的一些信息表示奥密克戎毒株传播力比较高,而且可能会造成再度的感染,但只要我们在医疗体系和资源等方面不会有太大负荷,那我们可以非常有效地应对奥密克戎毒株。”新加坡财政部长、政府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联合领导人之一黄循财12月17日在第14届中国新闻工作者采访团活动上说。该活动由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举办,以线上线下相结合方式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新加坡驻华使领馆举行。

关键在避免医疗挤兑

与许多东南亚国家一样,新加坡在今年下半年正式转向“与病毒共存”。今年8月19日新加坡进入“与病毒共存”防疫阶段。彭博社等外媒报道指出,对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而言,他们很难再继续承受有损经济的防疫限制措施。许多国家都在试图在遏制疫情与让人员和资金流动起来之间取得平衡。黄循财12月17日将此总结为同时保障新加坡人的“生命和生计”。

黄循财12月17日解释新加坡为何转向“与病毒共存”时说:“我们(新加坡)发现疫苗接种率高的时候,许多的病例呈现出轻症或无症状,在这一情况下,我们觉得逐步开放是可行的。”

黄循财强调,即使新加坡走向开放,也没有像某些国家那样“全面开放”,更不会提出“允许不戴口罩”的政策。“新加坡密切关注医疗体系和医院的情况,只要重症病房不会负荷过重,那我们的情况应该是可控制的。”黄循财说。

目前,新加坡正在启动推广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的工作。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2月17日参加记者团活动了解到,新加坡鼓励完成两剂疫苗接种五个月的个人接种加强剂。据《海峡时报》报道,新加坡视疫苗接种为抗击奥密克戎毒株传播的关键。明年2月起,新加坡将推出更多“疫苗差异化”政策,也就是将视乎个人接种疫苗的情况去实行不同的限制或开放措施。今年12月8日起,新加坡政府停止为“自愿不接种新冠疫苗”的个人支付治疗新冠肺炎的费用。

外部需求推动新加坡经济复苏

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新加坡商业情绪整体向好。数据显示,新加坡企业商业乐观指数连续四个季度处于正值区域。新加坡商务信贷资料中心7日发布的季度调查报告显示,展望明年第一季度,新加坡企业商业乐观指数(Business Optimism Index)达到5.91%,为两年来的高点。

但据新华丝路12月13日报道,奥密克戎带来的疫情不确定性仍可能会给新加坡企业的商业信心造成不利影响。报道引述新加坡商务信贷资料中心总裁谢慧卿指出,虽然新加坡大多数行业对明年第一季度业务发展继续持乐观态度,但某些行业的乐观情绪略有缓和,特别是制造业、服务业和批发贸易行业。

“新加坡经济的反弹和恢复并不是那么均匀。不过,新加坡经济是高度外向型,有许多出口导向型产业。在强劲的外部需求下,新加坡经济到目前为止已经恢复得相当不错。”黄循财12月17日说,“明年我们的经济增长预期是3%到5%……只要外部需求仍然强劲,我相信我们明年肯定会达到这一目标。”

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新加坡作为东盟成员国也和中国保持长期合作。在谈到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时,黄循财特别提到了“一带一路”倡议。黄循财认为,新中两国的合作也可以包含第三国的项目。

“中国鼓励企业走出去,而新加坡是一个金融中心。所以新加坡不只服务本国产业,同时也服务本区域,提供融资等方面服务。”黄循财说。

感谢中国帮助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洪小勇去年5月5日出席中国政府援助新加坡抗疫物资交接仪式时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新两国患难与共、守望相助。这种合作一直持续至今。

“新加坡非常感激中国在新冠抗疫方面给予的许多帮助。我们希望可以更进一步持续与中方合作,尤其是在奥密克戎毒株等变种毒株出现的情况下。”黄循财12月17日说。

12月11日,中国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介绍,动态清零是指在出现本土病例时采取综合疫情防控措施快速扑灭疫情,是现阶段疫情防控的最佳选择和总的方针。然而,中国动态清零的方针在西方舆论界遭到了一些负面评价。

“每一个国家都需要制定属于自己的抗疫政策和应对方式。因此我很难去评论中国,甚至是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做法。”黄循财12月17日在回应如何看待中国的疫情防控政策时说。“我相信中国肯定会继续不断再去探讨,看什么是合时宜的,并进行适时的调整。这不只是中国,我相信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要不断做探讨和调整,毕竟疫情也在演变。”

黄循财还表示,新加坡会继续保持与中方的合作,继续去了解以及学习中国的做法。“只有群策群力,才可以真正战胜疫情。”黄循财说。

黄循财强调,对新加坡而言,中国是疫情低风险国家,所以进入新加坡的中国大陆游客不需要隔离。目前,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等多国启动了“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计划。黄循财期望新加坡能与中国就VTL计划展开探索。

“对亚洲的经商活动而言,我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实际接触和交流是很重要的。有些交流可以在线上完成和实现,但仍然有需要面对面完成的交流存在。”黄循财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