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腾讯音乐娱乐公布的今年十大热歌榜单中,显示出了与我们想象中截然不同的榜单明细:上榜歌曲有《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如果你不关注短视频歌曲,你甚至不知道这些歌是什么。

一时间,网络盛传“华语乐坛退步了”。无独有偶,APPLE MUSIC公布的“中国大陆2021最热歌曲TOP100”榜单中也显示,周杰伦的歌曲超过了一半。在接近20年的时间里,华语乐坛似乎尚未找到周董接班人,这不禁让人深思:华语乐坛真的退步了吗?

12月15日,由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主办的“2021名人堂年度人文榜”评选活动正式启动。12月28日,年度音乐榜单将正式发布。本次榜单封面新闻将联合咪咕音乐推出,参考双方数据,综合考量。敬请关注与互动。

2021年,哪些音乐事件你还记得?

2021年元旦刚过,音乐圈迎来了第一次“暴击”:1月5日,虾米音乐宣布将于3月正式关停,引发全网怀念。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作为曾经无数人的心灵栖息地,虾米终于在各大音乐平台的版权之争中倒下了。

2月3日,唱着“大王叫我来巡山”的音乐人赵英俊因病去世,年仅43岁。就在去世前,由他演唱主题曲《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同名电影刚刚上映,由易烊千玺、刘浩存主演,狂揽14亿票房。

3月,《山河令》席卷网络,主演龚俊一夜爆红。一次直播中,龚俊清唱了网络歌曲《好喜欢你》,被粉丝嘲笑“五音不全”。其中“爱你呜呼”一句顺势出圈,引发了安徽芜湖(谐音“呜呼”)和四川成都两地的“龚俊争夺战”。

因《我的滑板鞋》迅速走红的草根歌手庞麦郎被经纪人爆料住进精神病院,其荒诞成名史和背后的故事再次浮于公众视野。成名一事究竟成就了他,还是毁了他,值得深思。

5月,华语乐坛领军式乐队苏打绿主唱吴青峰与前经纪人的著作权纠纷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自己写的歌自己不能唱,歌曲版权之争引发舆论热议。同时陷入此类问题的有大张伟、邓紫棋、田馥甄,甚至国际歌后Taylor Swift。

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的决定。随后,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头部音乐平台开始进行资源共享。曾经独占核心独家版权的时代正在过去,“独家”字样慢慢消失。这也意味着,争夺最为激烈的“周杰伦”“五月天”等流行歌手的音乐将出现在多家平台。

8月奥运月,一首魔性洗脑神曲占据各大平台热搜——《乒乒乓乓天下无双》,歌曲由乒乓球国家队的队员们集体演唱,而他们大多不善演唱。再加上歌词绕口、曲调极具节奏感,与队员们形成强烈反差,在网络火速传播。

出道8年的TFBOYS今年首次取消了演唱会,引起广大粉丝不满。这是三位成员成团以来首次取消合体演唱会,即便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合体演唱会也在线上举办。一时间网络热议不断,不知道十周年出道演唱会是否还能举办。

蔡徐坤新专辑《迷》开售4个月后,还有6首歌未出。“赊歌”一词不胫而走,引起全网批评议论。批评者认为“赊歌”就是割粉丝韭菜,恶意营销。而粉丝和一部分圈内音乐人却认为这是正常的专辑制作方式。多方议论也再次引发讨论:如今的流行音乐是否已经进入“圈地自萌”的粉丝时代?

年末,一首温暖的《漠河舞厅》勾起了大众记忆,朴实感人的情感打动了万千人,使得这首歌在抖音上播放了29亿次,漠河这座中国最北边的小城也进入大众视线。

2021年,华语乐坛真的“完蛋”了?

毋庸置疑的是,近几年,华语乐坛整体的成绩不佳。这是多位音乐制作人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表达的共同感觉。此前,歌手杨坤曾说:华语乐坛倒退了十年。就在不久前,他又在微博再次发出评论:我忽然发现我说错了,说得太保守了。

诚然,近年来我们很难听到一首广为传唱的、真正大众化的流行歌曲。正在深入参与当下流行音乐制作的大雨文化创始人于大淼,向记者感叹道:一整年音乐圈子里最深刻的印象大概就是网友催周杰伦的新歌了,从年头催到年尾。

短视频使用的市场化,也让音乐传播的载体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如果看数据,我们能发现现在大部分播放量最热的歌曲,都是随着短视频流行起来的。这种变化也让不少歌手开始尝试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发布新歌。

15秒、30秒的歌曲片段开始流行,人们似乎没有更多的耐心听完一首完整的歌。“所以腾讯发布的十大热歌,你看歌名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网友觉得很荒谬,但如果放片段,大部分都听过,确实火。”于大淼说。

这样的变化同时带来了利弊。好的一面是确实加大了歌曲的传播度,同时也对歌曲制作带来了积极挑战。但是不好的一面也显而易见:片段式的传播对于有质感的完整歌曲创作必然带来影响。

而另一方面,一部分音乐人也认为,平台上播放和传播极为广泛的“网络歌曲”,并不能代表华语乐坛,它更像是为短视频服务的BGM(背景音乐),这些歌曲虽然点击量高,但是品质和价值是完全经不起考量的。

而另一项对乐坛更重的冲击,在专业音乐人士看来,也许还有粉丝经济的影响。“华语乐坛早都没有了,现在只有娱乐圈。”诚然,肖战一首《光点》就能打破华语乐坛销售历史,如果单纯以曾经的点击量、销售量来衡量华语音乐,显然也有所欠缺。

“说华语乐坛完蛋,这个不至于,但是有质感的音乐确实在减少。”于大淼说,但是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这个话题能上热搜,证明已经引起了大众的反思,也必然带来制作人、歌手的一系列反思。“我相信这是一个值得等待的过程,未来两年,华语音乐必然会有改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